400 870 9071

女性母婴危机公关案例-滴滴危机公关

发布时间:2020-10-08 作者:女性母婴危机公关 浏览量:96
  滴滴危机公关的三次经典案例发生在滴滴出行在规划赴港上市后,自2018年起便接连出现数起重大危机公关事件,其中“空姐乘滴滴顺风车遇害”与“温州乐清女孩滴滴顺风车遇害”两起事件,不但严重影响滴滴出行的上市计划,同时也成为2018年度全社会对滴滴与网约车行业产生质疑的关键焦点事件。
 
  2018年5月香港某媒体报道称,滴滴出行将在下半年赴港上市估值约550亿美元,而上市后的市值或将达700亿到800亿,有望超过Uber的720亿的估值。虽然出租车从业者、滴滴司机和乘客之间的纠纷,以及各方与滴滴出行平台之间的矛盾等各种事件频发,但滴滴出行平台凭借顺风车业务对公众出行需求与市场服务端缺口的深度切入,即便竞争激烈却已然隐隐成为国内出行行业头部企业中的佼佼者。
 
  突显端倪2018年重大危机公关——“空姐乘滴滴顺风车遇害”
 
  就在港媒称滴滴出行即将赴港上市的报道出现在公众眼前时,5月6日凌晨,郑州市航空港区21岁的祥鹏航空公司空姐李某搭乘滴滴顺风车至市内的途中被司机刘某杀害,由此开始滴滴出行迎来了真正的狂风暴雨。
 
  1.事发阶段
 
  5月9日7时许,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首次曝光此事件,21时许河南日报旗下大河报相继报道之后便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主流媒体与资讯网站纷纷对此事件进行全方位的报道,新浪微博关于此事件的话题就达50条以上,深夜出行、女性安全、滴滴顺风车、滴滴平台应负有的责任等成为公众热议问题,且热度随着事件的发展与各媒体的跟进报道持续提升,全网各类平台也都在此期间发表着大量的相关文章及评论;
 
  阶段分析:
 
  在事发3日由当地主流媒体纷纷曝光此事后滴滴出行未能及时跟进,错失危机爆发初期掌握主动的机会,任由舆论话题在网络中迅速蔓延、发酵演变,使事件在一天之内便成为“家喻户晓”的滴滴命案事件。本应是社会与平台责任参半的问题,结果因为官方危机意识的淡薄和对此次事件重视度的不足,使得全社会无法在第一时间接收到官方陈述,公众自然将主观性判断此种情况是官方在躲避或已经默认责任,进而将所有问题的矛头指向了滴滴出行。
 
  2.应对回应阶段
 
  5月10日,滴滴出行于12时许就此事件首次公开发布官方回应,表示悲痛与愧疚的同时向受害者家属道歉,并对辜负信任而向公众致歉,再表示平台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就此事官方将成立“专项工作组”配合警方尽早破案,并承诺彻查平台现有各项业务,避免类似情况的再次发生;
 
  10日13时许,祥鹏航空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关于祥鹏航空员工遇害事件的声明》,文中引用郑州警方沟通确认信息,并表示对此事的沉痛哀悼与对家属深切慰问;
 
  10日20时许,滴滴出行通过发布对涉嫌此次行凶事件的“嫌疑人刘某”的百万寻人悬赏,信息中包括嫌疑人的包括身份证号与手机号码在内的个人信息;
 
  11日17时许,滴滴出行发布自查进展并停运整改一周,信息中官方称嫌疑人利用夜间保障机制的不合理借用他人帐号接单,平台未能妥善处理相关投诉,由此提出具体的整改措施的同时再次致歉;
 
  阶段分析:
 
  继新闻媒体与各资讯媒体大量的持续报道之后,10日中午滴滴出行终于发布官方回应,虽然迟来的回应态度诚恳又具备对公众相应的交代,并承诺将开展业务调整,但迟来的歉意对于逝去的生命在公众眼中却显得淡薄又无力。根据舆情信息统计,事件发展至5月10日14时全网相关信息量达25,516条。其中新闻192篇、客户端推送187条、微博24,573条,新浪微博占全网总信息量的96%左右,大部分信息都呈现出对滴滴出行忽视安全问题和对此次事件冷漠态度的不满;
 
  同日13时,受害者所在企业发布事件核实声明,并对受害者员工的悼念及对家属的慰问,看似并无关联,实则却是在事件发展中给予滴滴出行平台更大的压力,因为此时滴滴方面已经承担着事件责任与社会道德要求,尚未与受害者家属有过真正的接触与正式公开的联系,这种疏忽受害者家属的情况无疑让滴滴从公众情感层面又一次进入到危机处理的被动局面;
 
  也许因为内部压力过大,或者因为外部有意或无意的施压,同日20时滴滴发布高额的“悬赏”寻人奖金额度达一百万元,并同时自行公开了嫌疑人的个人信息。滴滴这样的应对方式无疑是抽出了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能够表现出积极的破案缉凶的态度,但另一方面过高的奖金额度与嫌犯个人信息的过度曝光,以及接近于“通缉”性质的做法却给接下来的事态发展留下了更多隐患,事后此举也确实遭到了众多情绪冲动的网友攻击和部分公众的调侃;
 
  次日,滴滴才从部分运营环节和自身平台漏洞中找到问题,如此缓慢的应对执行节奏使其深陷窘境,并给接下来的具体处理环节再次埋下了巨大隐患。
 
  3.处理改进阶段
 
  滴滴出行于上次发布的整改措施声明之后,16日再次发布针对顺风车业务及全平台的阶段性整改措施,包括接单前的人脸识别机制、暂时停止晚22点至早6点的顺风车业务、下线性别等个性化标签和评论功能,并对有犯罪记录的滴滴车主申请人员和纠纷判责进行录音取证等问题,向公众征询相关意见;
 
  5月31日至6月13日期间,官方陆续公布出行安全升级工作详情与进展,同时公示改进工作中所遇到的困惑与难点问题等。滴滴官方还在此间表示将继续完善安全保障机制、测试护航模式、录音功能,并回应了被热议的“百万寻人悬赏”资金去向的质疑,称资金由律师事务所暂时保管并由律师事务所和线索提供者沟通后再予以发放。
 
  阶段分析:
 
  滴滴在16日之后陆续针对业务和平台功能的整改进行官方声明,并与网友互动征询相关意见,同时也将整改工作过程通过难点与问题的方式传递给公众一个信号,即滴滴出行正在总结教训并全力调整自身缺陷给大众一个安全可靠的出行环境保障。但包括回复网友质问的“赏金”去向在内,仍然未曾提及受害者家属相关事宜,仅仅将自身努力工作的一面展示给公众,这无疑又是主观思想高于客观公众情感与利益的表现。结合早先一直被诟病的“大数据杀熟”和“克扣司机收益”等问题,此次危机公关成为当时年度失败案例的头部排名已经是预料之事。
 
  小结:
 
  在此次全社会尤为关注的空姐遭到滴滴司机行凶之前,2016年曾有类似案件,事件发生在深圳,深夜24岁女教师钟搭乘滴滴网约车被司机带至偏僻处抢劫杀害,但发生在深圳的事件因多方面原因并未得到媒体的广泛曝光。
 
  空姐事件之后网络上出现网友称,曾乘坐嫌犯的滴滴顺风车,当时司机便有意图不轨之势,之后向滴滴平台发起投诉却被忽视不予处理。
 
  可能正是因为之前已经有很多类似的情况,而通过一些手段和运气渡过了危机,造成滴滴出行对于危机所带来长期影响与危害等方面的大意与疏忽,但企业在社会中的生存发展不可能是凭借运气和侥幸心理便能获得公众的认可与支持。
 
  由此可以借鉴学习到的是,即便拥有非常契合于市场的优秀商业模式和稀缺资源,在网络信息传播如此发达、新闻媒体报道如此及时、公众如此关注社会公共利益的时代,企业如果没有良好的舆情监测和危机预警、应对、处理能力,又不具被端正的危机意识和对公众负责的观念,遭到严重打击只是时间和契机的问题。
 
  百天整改2018年重大危机公关——“温州乐清女孩滴滴顺风车遇害”
 
  同年8月24日温州再次发生一起滴滴司机杀害女性乘客事件,而此次事件距离上次事件仅不足百天,在社会各界激起惊人的舆论巨浪。同时,也是促使滴滴出行建设完善与专业的危机管理系统,采取妥善健全的危机公关处理策略的关键转折点。
 
  事件简介:
 
  1.事发阶段
 
  8月24日13时许,受害者乘坐钟某驾驶的滴滴顺风车从乐清前往永嘉上塘,在行驶一小时左右后受害者向微信群里发送了一次定位坐标,当时便引起群内骚动与猜忌,随后不过十分钟受害者便向好友发出求救信息,但手机随即关机失联;
 
  同日,15时至16时许期间接到受害者求救信号的好友向滴滴平台进行通报核实,连续七次的联系得到的回复皆是“会有安全专家介入”、“一小时之内给予答复”之类的拖延答复。
 
  随后,被害人在永嘉方面的朋友朱某在上塘派出所报案,公安民警利用朱某手机联系滴滴平台客服,但得到的回复却与上述相同的答复。
 
  直至17时许滴滴客服才向上塘派出所民警反馈被害人是在13时预约顺风车,但已于14时许将订单取消,且并未上车。民警进一步要求获得该车司机联系方式及车牌号码,但却未果。
 
  同日,被害人家属向乐清虹桥派出所报案,民警同样联系滴滴平台得到的答复是,回复需要3小时以上的查询时间,当民警表示紧急情况后方才同意加急处理;
 
  但在十余分钟后的17时许,被害人朋友得到的回馈却是滴滴平台联系到司机得知,嫌疑人称被害人并未上车。另一边,滴滴平台也回复到乐清派出所称需要介绍信与民警的警官证等手续证明,民警同意并将资料通过邮件发送至滴滴公司,之后18时许方才得到滴滴公司发送来的车牌及驾驶员信息。
 
  阶段分析:
 
  使用过滴滴的人都遇到过客服称有大量服务接待、短期无法核实、难度大请谅解等情况,事发当日滴滴客服平台出现的问题与其公司在宣传中经常提及的“大数据”、“人工智能”、“安全科技”等,利用高新技术构建平台的理念大相径庭。事件中受害者家属及朋友所遇到的情况便是这样,民警在紧急情况下需要配合工作时客服仍持续一小时方予以回复,且是索要证明,之后又过近一小时左右的时间才将车牌及驾驶员信息发送给警方。
 
  无疑这种暴露了继2018年5月空姐遇害事件后承诺的空投与自身一直存在的重大缺陷等问题,即便滴滴出行在当日形成积极应对危机事件的意识,但经过一次重大危机并影响上市计划的企业竟然如此疏忽危机侦测,在成功核查并确定警方身份后仍未有动作,空姐遇害事件之后的100天内依然维持在松懈状态。
 
  2.应对回应阶段
 
  8月25日凌晨4时许,嫌疑人钟某于柳市镇被警方抓获,上午9时警方查获作案车辆,11时乐清公安于微博发布破获此“奸杀案”,且文中表示8月24日17时35分乐清警方接到的被害人家属报案;
 
  同日,滴滴出行于微博发布《对于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的道歉和声明》表示对于被害人感到悲痛与自责愧疚,成立“安全专项组”配合警方开展调查提供乘客与车主的相关轨迹,在14小时内快速破案,表示已经同步接触到被害人家属,正在妥善处理后续事宜;
 
  接下来的内容便是,滴滴宣称经核查嫌疑人未发现犯罪记录,其使用真实身份证件、驾驶证、行驶证在滴滴顺风车平台进行注册并通过审核,且接单前已经通过系统的人脸审核,怀疑作案车牌系钟某私下伪造更换。并在文中证实客服回馈不及时、嫌疑人曾在同天遭到投诉未处理,而投诉原由却与此事件如出一辙,滴滴平台同样未能及时回复并针对投诉开展调查和实施相应的处置等责任。随后却称因为无法做到将车主信息第一时间提供给警方以外之人,承诺未来平台发生的所有刑事案件滴滴都将参照法律规定的“人身伤害赔偿标准给予‘3倍补偿’”。
 
  阶段分析:
 
  警方经过严密布控仅在14小时内抓获嫌疑人,并使其供述案件原委本应是滴滴借助公安部门迅速破案的势头转变被动局面的契机,但不知为何滴滴官方发表声明中直白的提及“安全专项组”配合警方破案,还有明显将警方迅速破获案件的原因归结到滴滴提供的乘客与车主轨迹信息,这种直白的抢功式声明也是公众较为难以接受的方式。
 
  而后,文中又开始非常直白的为平台责任与自身缺陷进行强行洗白的措辞,如嫌疑人身份正常无前科、接单通过人脸审核、车牌是嫌疑人私下伪造更换等信息。同时又坦然承认客服回馈存在问题、曾有举报未能处理,并将拖延提供车主信息之事推究于“无法第一时间提供给警方以外之人”,最后还带上“3倍补偿”的信息。
 
  首先,嫌疑人能够正常接单又存在车牌伪造更换本身便说明平台监管不到位,存在严重安全隐患与漏洞。而承认客服存在问题的同时却未能提出核心问题及相应的解决方案,一般公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尚可接受,但互联网中的信息传播并不会给予企业更多的机会。推脱客服延误信息和三倍补偿,不但无法重新树立品牌形象,反而使公众看到企业无法勇于负责和唯利的思想理念。
 
  其次,在此时滴滴还没有发现公众的聚焦并不只是此次乐清女孩遇害事件,而是还有不足百天前郑州空姐遇害事件的“悬剑”尚未取下。双重问题、双重承诺之下,滴滴躲避开社会责任进而选择“敷衍”与“转移视线”的策略实数公关意识不成熟、危机意识不健全的表现。
 
  3.处理改进阶段
 
  8月26日1时许,平安温州于微博发布通报称“经查事发当日16时22分之前,永嘉、乐清警方未收到针对此案的来人与电话报警”,对于网传没有车牌号与车主电话不予以立案,不属实情。但8月25日温州市公安局却在通报中明确提及,“8月24日16时22分,被害人的永嘉朋友朱某到永嘉县上塘派出所报案”、“17时30份许,受害人家属向乐清虹桥派出所报警其女儿失联”,并在文中进一步证实了事发阶段的内容,与平安温州发布的通报出现差异;
 
  同日11时许,滴滴出行再次发出微博声明《关于乐清顺风车事件的自查进展》,文中称8月27日凌晨全国范围下线顺风车业务重新评估业务模式和产品逻辑,同时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客服副总裁黄金红两名高管予以免职处理、客服体系将继续整改升级。文中随后便是滴滴表示三年时间里,顺风车有十亿次服务记录,造成安全管理和处置问题等有待改善的地方接受公众和监管部门的批评,以及恳请警方以及社会各界探讨如何高效可行的开展打击犯罪、保护用户人身财产安全的合作方案。结尾处称计划邀请公众和相关专家参与平台的监督,并持续公布自查整改进展,并再次向受害者家属表示歉意。此次声明中并未提及受害者朋友所提供的事件描述与声明中存在矛盾的问题,且当日19时许微博热议话题便出现“张洲评滴滴遇害事件”,其中内容将事件中问题的矛头调转至警方;
 
  同日20时许,微博上新浪科技发布一条“浙江运管责令滴滴立即暂停浙江区域顺风车业务”的信息,且人民日报发布,乐清市检察院获悉该案后指派侦监部检察官赶赴乐清公安局提前介入该案的消息,每日经济新闻也发出报道称,记者发现滴滴客服招聘信息并非是直招,而是由外包公司开展招聘事务,经过电话咨询了解应聘者需和外包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且工作地点在外包公司;
 
  阶段分析:
 
  滴滴出行在整改期间发布自查进展与除名高管的做法在正常情况下尚属有效的处理方式,但再次强调自身业务能力与书面上恳请警方和各界“探讨”提升打击犯罪效率,在两次有关于公众生命安全问题的大前提下这种做法并不尽如人意,却突显出了企业的唯利理念与形象。在结尾处先行声明邀请公众和专家参与平台监督,之后才向受害者家属致歉的行文方式也显得较欠考虑,致歉在先才是诚恳态度的表现,而非彰显自身势力、能力,更不能表明难处与探讨意向后而不提出具体执行方案。
 
  届时,各方信息的不统一现象与微博热搜话题的突然变化,对于这种现象滴滴出行虽没有必要正式的发布应对声明,但此种情况确实会给很多持反对态度者以怀疑和发表言论攻击的机会,同时也会遭到衍生事件攻击。没有及时处理此类事件也是造成公众内心保持怀疑态度、中立者难以转变支持者的主要原因。
 
  草率而过于主观的危机公关处理方式,再一次使滴滴出行面临事后各媒体跟进报道和公众负面热议的情况。其实大部分公众通过这些情况与信息已经分析得出,“空姐乘滴滴顺风车遇害”与“温州乐清女孩滴滴顺风车遇害”两起重大危机事件,滴滴出行在应对和处理的总体框架与思路,甚至是操作方式。
 
  小结:
 
  滴滴出行在第一次重大危机事件之后的100天内,接种迎来第二次重大危机公关事件,其采取的应对措施与处理方式相较于前一次,虽显示出了一定的技巧性和趋于稳妥的方法,但所存在的核心问题却依旧没有任何改变。如主观立场倾向性过重和过于“直白”的表现。
 
  本可以在事件中借助的多个契机却因这种主观倾向的发言在公众层面变得更加被动。应采取委婉的措辞与操作的时候,却使用急于求成的方式错失良机,导致后续问题的衍生,以及事件长期延续性的不良影响。
 
  将滴滴出行在三起重大危机公关事件中的表现,从起点到转折点、成熟期三个成长发展阶段,分析介绍企业危机公关的专业性与非专业性的差距对比,同时也是通过同一家知名企业在不同阶段展现出的差异,证明专业危机公关能力的重要性与必要性。
 
  初期企业对于危机公关应对措施尚处于十分被动的状态,显得十分谨慎而被动,甚至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企业不应直面公众的商业化形象与理念。而在第二次重大危机公关事件为转折点时,明显可以感受到企业对于危机公关初期应对方式有了一定的准备,但在危机处理环节上仍存在着诸多的不足和漏洞,使得此次事件因两次危机时间距离过近,所造成的不良影响也远远超过第一次危机所带来的形象和声誉损害。
 
  在第三次重大危机公关事件中,看到的却是一家能够坦然面对危机,能将人性化、社会公众利益、帮助弱势群体、积极协助与配合公安机关,以及措辞不再用“补偿”而是懂得采用“人道主义援助”,以及采取符合危机处理原则的有效策略的企业。尤其在总裁探访受害者家属、协助家属料理后续事宜等方面,此次滴滴出行在危机公关的应对与处理相较于以往,展现出了知名企业应有的成熟、专业、稳健的良好公共关系形象。